秦正凡无意中救了一位老人,却没想到他是镇守他们星球的修灵者,是已经不过问天凤星世俗之事数百年之久的最高掌权者。

只因天凤星灵气稀薄浑浊,传送门又毁坏,老人只能老死天凤星,无法返回宗门所在的遥远星球。

就这样一个即将毕业,走上大学老师岗位的博士生,成了一名早已经被时代遗忘了五百年的星球最高长官,过起了低调的都市装逼生活。

“爸,就算我不对,我在清帕也已经够倒霉的了,他也算是报了一仇!难道就因为他是祖董的兄弟,这样还不够吗?我还得跪下认错吗?”谭天皓捂着脸,不服气道。

谭奋仁心里其实也是这么认为,但今天连谢贯勇都惊动了,而且秦正凡可不止祖翔一位兄弟,他跟杨昊还有鲁老校长可也都是兄弟,现在事情是非常不妙,所以他心里虽然认同儿子的话,但还是硬着心肠,怒气冲冲地抬脚就准备踹儿子。

“行了,谭董。跪下认错也解决不了问题,就让他站着说吧。”鲁文渊微皱眉头,摆摆手道。

谭天皓就更惊讶了,心里想,这老头子是谁呀,祖董没开口,他反倒开口了,不过说的倒是人话。

“这位是南江大学的老校长,鲁文渊老先生,你小子不好好读书,没机会进南江大学,所以才……”谭奋仁趁机介绍道。

子不教父之过,鲁文渊是教育工作者,谭天皓能做出这种事情来,鲁文渊对谭奋仁这位父亲可没有什么好感。

谢贯勇冲鲁文渊点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看向谭天皓沉声道:“先说说你跟秦博士冲突的事情吧。”

“这有什么好说的,该说的我都跟我爸说过了,不信你问钟黛妮和我的两位保镖,事情也无非就那么点事情,非要搞得这么狠,动用曼国的人脉把我抓起来。不过谁让我没本事呢,在曼国被拘留我认了,现在回国来,我也愿意承认这件事是我冲动了,张扬了,还不够吗?”谭天皓说道,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子的不甘心。

一听谭天皓说的话,还有他的口气,莫副州长一颗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而谭奋仁则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儿子咬定了之前说的事,忧的是,儿子的口气有些太冲了,这个时候不是冲的时候啊!

“行,那件事先放一放!现在说说你曾经有没有做过什么犯法的事情?如果有,最好是坦白,否则别说你爸,就是你大舅舅也救不了你!”谢贯勇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寒光,但表面上却也没动怒,只是用手指头轻轻叩动了几下桌子,淡淡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有什么资格问我这些问题?”谭天皓闻言心头隐隐有一种不妙的感觉,脑子里下意识闪过一些场景,但紧跟着就恼羞成怒地指着谢贯勇质问道。

“谭天皓,不得无礼,这位是……”莫副州长闻言不禁大惊失色,连忙起身喝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