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学习手语的速度很快,偶尔还会和孩子一起比赛,用手语拼出26个英文字母。

里兹·阿迈德几乎全凭表情和肢体语言,完成了对现实从抵触到默许再到接纳的过程。

「我觉得我是时候该做点实事,努力拯救我这操蛋的人生。这就是我这么做的理由。」

更令人难过的是,长此以往,记忆中声音带来的美好与感动,也都会渐渐被这样的金属之声所取代。

他的胸前纹着「请杀死我」,手指上纹着「活着」,可见鲁本自身就是一个矛盾综合体。

就像鲁本,当初沉浸在他的音乐世界时,从未想过噪音会对听力造成怎样的伤害。

当鲁本被金属之声淹没之时,他才意识到这世界上自然存在的每一种声音,都何其美好。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