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伦·泰勒在褪去“森林狼队大老板”、“NBA董事会轮值主席”和“亿万富翁”的头衔之后,身份也许是个园丁。

“我喜欢去我的菜园。我自己种了蔬菜,经常去给它们除草。我也有自己的花园……我的花儿可不会和我顶嘴。”10月25日,到访北京的泰勒和懒熊体育分享了他的业余爱好。

现年75岁、坐拥18.5亿美元财产的泰勒,成长于明尼苏达州康弗里的农场中。他的人生经历里,明尼苏达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泰勒一手创办的美国最大的私人控股公司之一——泰勒公司,坐落于明尼苏达州的曼卡托市。他还是明尼苏达当地报纸Star Tribune的老板;他曾经是明尼苏达州参议员;他拥有明尼苏达两支篮球队,NBA有森林狼(Timberwolves),WNBA是明尼苏达山猫队(Lynx)。

1994年,泰勒为了避免森林狼队被迁到新奥尔良,买下了球队大部分的股份,成为森林狼的大老板。自此,泰勒一直是这支球队兴衰起伏的背后操盘手。

期间,泰勒也曾经考虑过将球队出售。最近一次是在2015年,媒体报道泰勒曾想将球队30%的股份出售给灰熊队的股东史蒂夫·卡普兰,以便日后让卡普兰成为球队大老板。这笔交易最后不了了之。

谈及这次出售,泰勒表示,当时的他正处于一个艰难时期——整整一年前,森林狼队的功勋教练桑德斯因病逝世。“我们的教练、总经理,也是我的好朋友,菲利普·桑德斯去世了。”泰勒对懒熊体育讲述了当时的心情,“当时我也在想,我还能在这支球队上面付出多少时间。”

不过,这段被泰勒形容为“最黑暗的时刻”,并没有让他和森林狼分手。相反,他走出沮丧后为森林狼招募了新的主教练锡伯杜和总经理斯科特·雷登。在签约发布会上,泰勒表示,他要和锡伯杜一起,和球队走过接下来的五年。

很快,关于森林狼新的消息传来。2016年6月,中国人蒋立章通过购买球队5%的股份成为了森林狼队的小老板,也是NBA第一个中国老板。此外,来自纽约的地产商梅耶尔·奥巴赫买下了球队10%的股份。泰勒的大股东地位没有改变。

据懒熊体育了解,森林狼队的估值已经达到10亿美元,无论从球队成绩还是从商业前景,都被行业看好。泰勒此时会不会继续出售股份?在采访中,他并没有给出肯定的答案,只表示不否认这个可能性,要找到像蒋立章这样好的合作伙伴。

泰勒还说,已经有不少中国商人已经向他表示过入股的想法了,不过他不会透露这些人是谁。

和蒋立章的合作让人们猜测:也许,在泰勒的下一个“五年计划”中,中国会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

今年夏天,森林狼队的球员卡尔-安东尼·唐斯和扎克·拉文接连到访中国。这两位被人们寄予厚望的年轻球员在中国球迷中也具有很高的人气。这些新星在泰勒看来,有助于提高森林狼队在中国的知名度。

“我们都能看到在中国,篮球是多么的受欢迎。中国的球迷如此数量庞大。对于我们(森林狼)来说,我们不仅要好好打球,扩大名气,还要多为这里的球迷做些事情。这也是我要和John(蒋立章)合作的,让我们在中国有曝光度。”泰勒表示,“我们要让我们的球员在这里更有辨识度,让更多人成为他们的球迷。就像你告诉我的,扎克今年夏天来了中国,展现了他的扣篮技巧,这些都是我们的球迷们希望看见的。”

美国当地时间10月24日,明尼苏达森林狼和明尼苏达山猫队宣布了和中国品牌TCL新达成的长期合作。从2016-17赛季开始,TCL将成为“森林狼和山猫队的官方电视品牌”。这是在蒋立章入股森林狼后,森林狼和中国品牌达成的第一项合作。

来到北京的泰勒,似乎在用实际行动证明着森林狼对于中国市场的重视。此次与他同行的,还有他的新伙伴,蒋立章。泰勒说,结束了上午在NBA中国的活动后,他会去蒋立章的公司了解学习一下,讨论讨论他们可以一起做的事儿,不仅局限于NBA,还会有一些其他项目。不过他并没有透露二人的具体打算。

NBA新赛季已经拉开大幕,泰勒也说,他将在中国之行结束后赶回美国,迎接新赛季的比赛。他对新赛季的期待溢于言表。

“现在森林狼机会很好,我们接下来很长时间内都会表现很好,因为我们的球员很年轻。”泰勒说,“我们刚刚修建了新的训练馆,可以算是NBA里最好的了。现在我们还在修缮标靶中心球馆。未来我们的粉丝能够有更好的观赛和参与的体验。”

懒熊:新赛季明天就要开始了(北京时间10月26日),你对今年有什么期待?认为队伍能打进季后赛吗?

泰勒:我们有着很高的期待,这是因为我们的球员有着很大的潜力。我和我们的球迷都很想看到球队进入季后赛,而且不仅仅是排在第八位,而是让我们成为有竞争力的行列中的一员。

泰勒:有几件事儿。首先,从一开始,我就是NBA中国董事会的成员。我觉得我有必要来这里和NBA中国的领导们和员工们见见面,感谢我们的员工代表NBA做了这么多优秀的工作。我在中国还有些其他的生意,所以我也会和其他的员工见见面。

懒熊:我看到今天蒋立章先生和你一起来到北京,他在今年成为了森林狼队的小股东,你和他未来会有什么进一步的合作吗?

泰勒:是的,在今年和NBA的会议结束后,我就会和John(蒋立章)去看看了解一下他的公司,看看有什么我们可以一起做的事儿,不仅仅是帮助NBA的事儿,还有一些其他的项目。

懒熊:森林狼现在在中国越来越受欢迎了,不仅仅是因为蒋立章成为了球队的股东,还因为像唐斯和拉文这样的球员,中国球迷越来越喜欢他们。所以,你个人和森林狼队在中国未来有什么计划?

泰勒:我们都能看到在中国篮球是多么的受欢迎。中国的球迷如此数量庞大。所以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不仅要好好打球,这有利于我们扩大名气,我们还有多为这里的球迷做些事情。这也是我要和John(蒋立章)合作的,让我们在中国更为人所知。不仅要在场上,还要推广我们的球队,让球迷可以和球队对话。让我们的球员在这里更有辨识度,让更多人可以成为他们的球迷。就像你之前告诉我的,拉文今年夏天来中国,展现了他的扣篮技巧,这些都是我们的球迷们希望看见的。

泰勒:我们在计划一些事儿。我不能保证我们一定会做什么。当然我们想在中国举办更多的活动。如果这方面有了进展,我会第一个告诉你。

懒熊:你之前是想要出售球队的,也表示过想要将30%的股份出售给史蒂夫·卡普兰,但是后来你只出售了15%,为什么会有这种改变?

泰勒:这之间发生了很多事儿。我们的教练、总经理,也是我的好朋友,桑德斯去世了。当时我有点儿沮丧和悲伤。当时我也在想,我还能在这支球队上面付出多少时间。但是后来我觉得,不能这样。我还是想参与到球队中去,保持积极的态度。所以我聘请了新的教练和新的总经理,我又重新回到了球队中去,并且为这支队伍感到兴奋。但是的确,我在以为非常亲密的好朋友去世之后,经历了一段挫折。

懒熊:看来你已经恢复了,你之前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了,你会和锡伯杜教练一起,和球队一起共同度过接下来的五年。这个想法会不会改变?

泰勒:不会的,只要我还一直保持我的健康和热情。现在森林狼有着很好的机会,我们接下来会很长时间表现很好,因为我们的球员都很年轻。我希望参与他们接下来的发展。我们也在做一些其他的工作,例如我们刚刚修建了新的训练馆,可以算是NBA里最好的了,非常棒。现在我们还在修缮标靶中心球馆。这些我也都想参与。未来我们的粉丝能够有更好的观赛和参与的体现。

泰勒:除非我能找到像John(蒋立章)这样的好的合作伙伴,他可以帮助我们的球队,让我们的业务发展更好。我现在还没有这方面的打算和人选。但是我不想否认这个可能性。因为我觉得如果一个正确的人选出现,他可以成为一个合伙人,帮助我们的球队,我肯定会有做这样的考虑。

懒熊:我们知道很多中国商人对购买职业球队,例如NBA球队,都很感兴趣。是否有人已经向你提议了?

泰勒:不必然吧。可能是中国人,可能是美国人,也可能是其他人。我觉得NBA是一项世界性的运动,这个人可以来自世界上任何地方。

懒熊:你从1995年开始就是森林狼队的老板,你会给自己过去的表现打个什么分?

泰勒:我可能有时候打分高一点,有时候给分低一点。这得根据时间段来看。刚开始的时候,我能给自己很高的得分,因为我们那时候表现很好,围绕一批年轻的球员建队,包括凯文·加内特、汤姆·古格里奥塔,还拥有其他很不错的球员。然后我们走过了一段比较挣扎的时期,我们一直在试着重新打造一只好的球队。我不会给那时候的自己很高的分数。现在我们非常努力,我相信未来我们会有很高的得分。

泰勒:我觉得你得有远见,不能只看接下来的几场比赛来做决定。作为老板,你得确保自己雇佣了最能干的人。如果你只是听主教练的话,那么你可能每周都会有新的政策,因为教练可能就专注于眼下的几场比赛。所以你得为团队增加其他的能够关注球队长期发展和保证球队价值提升的人。同时,你还得前后一致,将情感因素排除在理性决策之外。这可能跟其他任何工作都一样,你雇佣优秀的人,你对他们寄予厚望,然后你给他们支持。

懒熊:森林狼队并不是一支备受关注的球队,这么多年也经历过起起伏伏,你是否有过事情不顺想要放弃的时候?

泰勒:这可能就是当桑德斯教练去世的时候。那可能是我最接近(放弃)的时候。我在想我到底在干什么,我一直以为会和我一起工作的好朋友去世了。那是我最黑暗的时刻。当时的心情可能更多是因为失去了一个好朋友的伤感,而不是出于篮球本身。

懒熊:现在森林狼队友很多很有潜力的球员。你是否担心这些球员会被其他球队挖走?你会怎样留住他们?

泰勒:这个问题也是我请来我们的总经理(斯科特·雷登)的部分原因。他非常有经验,也博学多识。从今年开始,即便我们还没有和这些年轻球员谈合同的时候,我们也有提前计划,保证我们有足够的资金,避免发生在俄克拉荷马身上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雷霆因为用光了自己的资金导致他们失去了一些球员。所以,还针对你的问题,我觉得的最好的回答就是越早计划越好,来为这种时刻做准备,这样我们才能留下这些球员。这也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懒熊:加内特今年正式退役了,你是否考虑过让他进入球队管理层,甚至成为球队的小老板或者大老板?

泰勒:我表示过,我的态度是开放的,我把选择权给凯文,由他来决定他想做的事情。自从我们在他18岁时候选中了他,他就一直在打球。我和他相识已经很长时间了。他现在走到了一个需要做出很多重大决定的人生阶段。我会耐心地等着他做决定。作为朋友,我非常喜欢他。我也觉得他是一个好的球队领袖,非常努力,能鼓舞球队,这对我们是非常有帮助的。我们都会等着凯文来做决定。

泰勒:我觉得他现在的态度是想要仔细考虑自己应该做什么。他讲过很多自己可能做的事儿,但是我觉得他还没有决定下来自己具体要做哪一件事儿。所以,当时我们的对话可能是关于未来选择更宏观的层面,没有讨论具体的计划。

懒熊:今年夏天,联盟出现了很多亿元合同,也出现了杜兰特加盟勇士队这样的转会,作为球队老板和NBA董事会轮值主席,你怎么看待这些事情?

泰勒:对于这个问题我有两种看法。首先我很高兴,NBA发展得这么好,我们有这么多钱,可以和球员分享,大家的未来都是光明的。但是消极点来看,事情发展得太快了。只给很少一部分球员这么多的钱,我觉得会影响到其他球员的未来。我们应该对未来的合同更小心。所以,我会保留资金供将来,潜在的球星出现的时候使用。你不想一下子把钱都花光,而当你的球星们将来寻求大合同的时候,你没钱了。充足的准备是有必要的。现在情况变了,一切都和之前不一样了,因为我们可以给球员的钱太多了,我们此前都没见过。我相信NBA作为一个职业联盟,森林狼作为一只球队,我们都会传达出这种态度。

懒熊:你同时也是当地报纸Stars Tribune的老板,所以当你的球队和你的报纸有了利益冲突的时候,你会怎么做?会让记者们对球队宽容点儿吗?

泰勒:不,我不会的。我觉得这么做不合适。在球队的时候,我就和报社的记者认识了。我希望他们公正地报道,做他们想做的事情。我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告诉他们,你们写的东西关系到你们的职位和工资。这种做法是不对的。关于政治和其他话题也都是一样的,我们想要客观真实的报道关于球队和社会上发生的事情。我会支持他们。所以我觉得作为明尼苏达当地人,我可以拥有这份报纸,并且让他们走得不偏不倚。他们有时候批评球队,有时候表扬,我觉得他们说的都是真实的,这份报纸写的东西也都是真实的。

泰勒:这可能就是我在不工作的时候喜欢干的事情了吧。我喜欢去我的菜地,我自己种蔬菜,我会去给它们除草。我也有自己的花园。我从小在农场里长大。这是我一直喜欢做的事儿。这种工作会令人平静,我和花儿可不会和我顶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